催眠使者—修普诺斯岛(第一至五章)

修普诺斯岛(第一至五章)

新增一章,整理了一下,做了小幅度的校正重发 

希望大家能多给点意见^^ 

其实之前发第四章时,回应冷到不行…才会一直没有动力更新>< 

(啥!!挖坑不填还有藉口!!) 

 

嗯…..希望这能在三月把坑填满~ 

 

================================== 

 

修普诺斯岛 

 

作者:催眠使者 

 

             第一章 艾莉 

 

  现在回想起来,从艾莉出现的那一刻,一切似乎就有跡可循,可是那个时 

候我们谁也没注意到,现在才想起这些,似乎都已经太晚了。 

 

  在我大二上学期那一年,艾莉转学到了我们系上,她是个混血儿,她的父 

亲是美国人,母亲是泰雅族的原住民,同样身為女性,看到她,总会让我不禁 

抱怨起造物主的不公平,觉得上帝将一切美好的遗传都给了她。 

 

  她的脸蛋有著原住民特有的明显轮廓,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眸,而皮肤则是 

亚洲人没有的白皙透亮,一百七十公分的高窕身材,完全就像个模特儿似的。 

 

  这样的外型让我觉得她一定非常的外向,可是她刚出现的前几个星期,给 

人的感觉却十分的沉静,她不多话,穿著打扮也十分的朴素,儘管亮眼的外型 

仍然让她成為男生们争相讨好的对象,可是她对他们的反应却很冷淡。 

 

  我辗转的听说,她好像有一个要好的男朋友在国外,也有好几次,我注意 

到她总会避开人群讲著手机,或是偷偷的拍著照片。 

 

  如果有人问她打了电话给谁,或拍了什麼,她从不会正面回答,她也几乎 

不曾主动和任何人谈话,关於她的一切,在校园裡慢慢的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传 

言,总之,她成為了一个神祕的存在。 

 

  我一直以為我不可能和这样的人有任何交集,可是某一天,这样的情形就 

突然改变了。 

 

  那一天下课后,我到图书馆借了点书,正打算回家时,却听到有人从背后 

叫住了我。 

 

  「嗨,雅涵。」 

 

  我觉得是很陌生的嗓音,一回头,看到笑得很灿烂的艾莉,我感到相当的 

讶异,在校园裡,我并不是个引人注目的人,如果她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反而 

觉得比较正常,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有办法从后面认出我来。 

 

  「嗨……」我有点尷尬的对她笑著,竟然不知道该怎麼叫她,我知道她的 

名字是ALLY,可是有著英文会话恐惧症的我,连这样简单的音节也不敢说 

出口。 

 

  「叫我艾莉就行了。」她好像看出我的心思,很亲切的对我说著。 

 

  「嗯,艾莉,」我在脑海裡拚命想著话题,「你也刚从图书馆出来吗?」 

 

  「嗯,可是找不到什麼适合的书,」她鼓著嘴巴,我从没见过她这样俏皮 

的表情,「中文好难喔。」 

 

  「中文……?」听她这麼说我有点讶异,虽然她长得很像外国人的模样, 

可是中文明明相当标準,「你的母语不是中文吗?」 

 

  她摇了摇头,「我想想,我……」她扳著手指,「十三岁的时候才从西雅 

图过来的。」 

 

  「哇,才五、六年你的国语就这麼流利!」我由衷的讚嘆。 

 

  「也不是啦,」她咧著牙齿笑著,「我妈妈从小就有教我说国语,可是阅 

读方面我就真的不行了。」 

 

  「你这样比我好太多了,」我有感而发的说,「我的英文阅读能力还行, 

可是完全没有会话能力。」 

 

  「那这样,我教你怎麼讲英文,你教我怎麼读中文,好不好?」她对我说 

著,脸上掛著十分诚恳的笑容。 

 

  从那时起,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我们最喜欢一起看租来的西洋DVD, 

我们在乎的都不是剧情,而是会很仔细的研究电影的对白,当她碰到不太懂的 

字幕时就会将画面定格起来,然后问我字幕的意思,我也会问她英文对话的内 

容。 

 

  我常常想,如果有其他人和我们一起看的话一定觉得很痛苦,因為我们这 

麼弄下来,一部不到两个小时的电影,常常可以看上五、六个小时。 

 

  常常讨论出来,我们会发现字幕的翻译和原意有极大的落差,我才惊觉原 

来电影的翻译那麼的不可靠,这都是很有趣的经验。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我总觉得艾莉的转变是突如其来的,一直冷得像冰的 

她,為什麼会突然对我这麼热情?我甚至怀疑过她会不会是同性恋,可是如果 

说条件那麼优异的她,会对我有非分之想,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些疑问我一直都没有问她,关於她男朋友的传闻我也从来没有提过,虽 

然我们常常在一起,可是关於她的一切,对我而言仍然是相当的神祕。 

 

  有一天,艾莉突然约我到电影院看电影,以我们看电影的习惯,我从没想 

过艾莉也会想到电影院去,不过我也没有多问什麼,到了现场,艾莉才神秘兮 

兮的说要介绍个朋友给我认识。 

 

  其实说『认识』是有点夸张,因為艾莉约来的是同一个系上的同学,我们 

原本就互相认识,可是也仅止於认识而已,在路上碰面的话会打个招呼,她知 

道我叫做王雅涵,我知道她叫做徐芷琪,就这样而已。 

 

  和我比起来,芷琪在校园裡活跃的多,我听过她参加了吉他社,好像和几 

个人组了个团,她的声音和脸蛋都一样的甜美,自然是团裡的主唱。 

 

  我不知道艾莉是怎麼和她搭上线的,我甚至没有发觉她们认识,不过芷琪 

来了之后,她们有说有笑的,看起来相当的熟稔。 

 

  说起来有点丢脸,当芷琪出现的时候,我竟然有一点点妒忌的感觉,不过 

真的只有那麼一点点,她的出现,也让我感到鬆了口气,虽然我真的很喜欢艾 

莉,可是有时候,她的亲切却反而会让我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而且芷琪也很好相处,人际关係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和芷琪无论 

是在习惯、喜好上都没有半点交集,如果不是艾莉,我想我们同学四年也不会 

谈超过十句话,可是透过艾莉,我们竟然也成了挺聊得来的朋友。 

 

  艾莉和芷琪会找我去欣赏一些地下乐团的表演,原本我是兴致缺缺的,当 

红歌手的演唱会我是看过一些,但对於那些另类的音乐我一直是敬谢不敏,不 

过去了几趟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也会被这种音乐所感动。 

 

  突然想起伍思凯的一首歌: 

 

  『朋友如同一扇窗,能让视野不同。』 

 

  虽然高中的时候很努力的K书,但还是只考上了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 

我一直对自己没有选择重考的决定感到有点后悔,但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真的 

很高兴自己进了这所大学,一直都活在自己的小小生活圈裡,我第一次感到世 

界愈来愈开阔。 

 

  艾莉带给我的惊喜并没有就此结束。 

 

  在芷琪加入的约莫两个星期后,几乎是一样的模式,艾莉又介绍了小叶给 

我们认识,小叶是我们学校的女垒队球员,不过她留著一头波浪长髮,皮肤有 

著不带血色的白皙,看来就像个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实在没有任何运动员的 

模样。 

 

  但儘管如此,我们几个女生到打击练习场的时候,小叶带起钢盔,挥起棒 

的模样就突然变了个人,整个显得很有架势,我第一次觉得挥棒的动作那麼帅 

气。 

 

  我当然也打了一些球,虽然没打中几颗,不过偶尔将棒子带到球心的感觉 

真的十分的痛快,好像所有不愉快的心情都可以紓发出去。 

 

  接著过了一段时间,艾利又為我们带来了采婕,说是她在魔术社认识的一 

年级学妹,采婕有著一双少女漫画般的大眼睛,长的十分可爱,身材相当娇小 

,简直像个高中生似的。 

 

  艾莉好像常常在几个社团间游走,但对於哪个社团都没有特别热衷,我也 

是到了那个时候,才知道她也有参与魔术社,不过她参加归参加,却似乎什麼 

都没学到。 

 

  有时候采婕学到了新的戏法,会和艾莉一起表演给我们看,看她们站在一 

起的感觉很奇妙,如果她们站上了舞台,谁都会认為艾莉才是主角,身材娇小 

的采婕站在她身边好像只是个工读生一样。 

 

  其实也不是采婕的关係,艾莉不管和谁站在一起都毫不逊色,她天生就是 

所有目光的焦点,但是艾莉似乎从不肯当主角,即使在我们几个朋友之间也一 

样。 

 

  是啊,喜欢电影的我、喜欢音乐的芷琪,喜欢运动的小叶、喜欢表演的采 

婕,我们在一起,总是互相交流著彼此的喜好。 

 

  但是艾莉呢?她喜欢什麼? 

 

  大二那年,我们五个人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但这个问题,当时的我们谁 

也回答不出来。 

 

 

 

==================================